7家新三板保险中介2018营收成绩分化,净利润整体滑坡

近日,A股上市公司鸿利智汇(300219.SZ)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对子公司深圳市速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速易网络”)互联网车险营销业务、寿险营销业务情况进行披露。蓝鲸保险注意到,2019年上半年,速易网络车险营销业务净利率转负、寿险业务净利率则延续上行趋势,出现明显分化。 对于车险业务净利率转正为负,速易网络解释,主要是受监管政策影响,合作伙伴与结算方式均有所调整。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称,一方面,车险重理赔,互联网销售渠道本身就缺乏优势,同时,“报行合一”背景下,车险全链条利润率均在压缩。 对于互联网寿险营销业务的利润空间,业内分析称,尽管因没有返佣现象使得寿险营销环节利润率相对车险较高,但该营销渠道仍面临产品特性的限制。互联网营销平台若想从车险转向寿险布局,要首先面临客户需求、消费客群的转换,并非易事。 上半年车险业务利润率转负,强监管下全链条利润压缩 首先来看速易网络互联网车险营销业务的表现。从经营数据来看,2016年至2018年,速易网络互联网车险业务营收与净利率均呈现整体上行趋势,营业收入由2016年的9668万增至2018年的1.57亿,净利率也由2016年的25.2%提升至次年的30.37%,2018年保持在30.35%。 然而经营数据在2019年出现了分化,今年上半年,速易网络互联网车险营销业务营业收入实现1.53亿元,接近于上年全年营收,但净利率却调头直下,为-0.56%。 速易网络在公告中解释称,2019年1月,银保监会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车险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受此影响,险企通过“互联网+电话”营销结合向车主推广车险产品的营销方式,投产比出现下滑,基于经营需要,险企开始减少该模式下的营销费用预算。而速易网络相关业务作为此模式下互联网推广端,“业务受到较大影响”。 “互联网渠道销售车险,事实上并没有优势”,保险业内人士张明明向蓝鲸保险分析称,“首先车险产品相对标准化,技术要求较低,销售门槛也低,导致竞争激烈;其次在行业‘报行合一’的背景下,理论上同一家险企给各个地区所有销售渠道设定的最高费用应该是一致的,因此平台销售佣金并不具有优势”。 “此外,车险作为重理赔服务的产品,现阶段消费者对车险理赔还有许多担忧,线下销售的优势明显”,张明明补充道。 同时,速易网络称,因部分客户在2019年5月调整车险营销结算单价,因新结算单价过低而采购成本未有下降,导致互联网车险营销业务毛利率大幅降低,因此速易网络暂停了与部分客户的合作。此外,为了应对市场变化,速易网络进行新目标客户的开拓,但新客户结算模式有所差异,毛利率较低,导致最终业务整体毛利率下滑。 “保险产品无论在线上还是线下,都需要‘打广告’,就需要专业的广告公司、投放公司参与进来”,新一站保险网总经理国婷丽向蓝鲸保险介绍道,“在产品的推广环节,有两种结算方式,一种是根据广告位的投放量计算,这种方式不考量投放效果,另一种则是以投放实效进行考量,即粗略计算广告效果的实际转化率。产品推广的主要目的在于引流,关键节点是在销售环节的促成和转化。像车险产品属于刚需,转化率相对较高”。 “商业的原则,应该还是保证利润空间支撑运营成本、投放成本”,国婷丽同时提醒道。 互联网寿险业务利润率提升,业内:渠道仍临产品限制 值得注意的是,鸿利智汇还同时披露了速易网络互联网寿险营销业务的经营情况。营收方面,2016年至2018年,速易网络寿险营销业务分别实现7487万、8883万、8540万元,但2019年上半年寿险营业收入仅实现1151.24万元,较上年同期出现74.14%的跌幅。 对此,速易网络表示是在2019年4月银保监会下发《2019年保险中介市场乱象整治工作方案》的基础上,速易网络的部分广告主为了谨慎起见,要求与其合作的营销推广服务机构具备保险代理或保险经纪资质,但因速易网络未取得相关资质,因此部分寿险广告主停止与速易网络的合作,导致寿险营销业务减少。 “在保险业,必须是持牌机构才能够进行销售,这是牌照审核的意义和价值,要在牌照的经营许可范围内展业,如果只是进行广告推广,那么只需要广告从业的牌照,但一旦涉及到销售,就必须拿到相应的保险牌照”,国婷丽向蓝鲸保险强调到。 在净利润方面,速易网络的寿险营销业务在2019年上半年的表现,出现了与车险业务的明显分化。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速易网络互联网寿险营销业务净利率为39.92%,其中2季度净利率高达50%,而此前3年的净利率分别为30.75%、27.95%、34.23%。 “近几年随着互联网科技的推进,很多互联网公司依托于多渠道引流的优势,接触保险业务。在互联网寿险的链条中,很多互联网公司并不直接销售保险,而是参与推广咨询业务,在销售环节则直接接入保险公司的平台。寿险产品在近期互联网销售过程中所给予的利润空间,比车险略高”,王立刚从行业观察角度,给出观点。 张明明也表示认可,“寿险业务不同于车险,在车险领域,向客户返佣是事实,但是在寿险领域很少有此类行为,因此寿险营销环节存在较为高额的利润”。 事实上,早前,曾有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介绍称,互联网保险渠道正在加大寿险布局,那么在车险严监管,寿险营销环节利润率相对较高的背景下,转道寿险,会成为互联网平台的趋势么? “销售渠道的差异,与保险产品的特性和消费者对保险的认知有关,车险与寿险面向的是不同的市场需求与销售客群,互联网车险营销渠道不会那么容易转入寿险”,张明明向蓝鲸保险分析道,“与线下销售渠道相比,线上销售的寿险产品,集中为低保额、低保费的短期产品,但在其他寿险产品领域,互联网渠道,很难有突破,实际局限性并不小”。 “互联网平台基于流量,在广告、推广的力度会更大一些,但很难成为一个能够颠覆保险业销售渠道的存在”,王立刚也依托于产品特性提出观点,“中国的长期寿险产品的销售,主要还是依托于线下见面的沟通,代理人地推团队是难以撼动的主流”。 对于互联网渠道,国婷丽也提出相似观点,“互联网是工具,本质还是提高效率,可能会一定程度上改变保费规模、保险的深度和密度、消费者对保险的认知度,但不会颠覆保险的本质”。 但对于基于保费额度所造成的寿险产品的渠道限制,国婷丽持相对乐观的态度,“各类产品在市场上,都有各自的消费领域与销售空间,互联网寿险产品一直存在,只是目前关注度在增高。现在居民对于在线消费的心理接受限额在逐步提高,尤其是在互联网比较发达的城市,心理障碍在逐渐消除,只是时间问题,产品的特性并不会给销售渠道带来太大的局限性”。 国婷丽同时补充道,“只是说在商业环境下,保险公司会根据销售能力与市场环境进行判断,哪类产品通过哪种渠道销售,达到和市场更好的契合”。

摘要 【7家新三板保险中介2018营收成绩分化 净利润整体滑坡】近期,保险机构进入2018 年报集中披露阶段,新三板挂牌公司中,已有7家保险中介公司相继披露。蓝鲸保险梳理发现,7家保险中介公司营收情况显分化,但净利润多呈现下行趋势。 近期,保险机构进入2018 年报集中披露阶段,新三板挂牌公司中,已有7家保险中介公司相继披露。蓝鲸保险梳理发现,7家保险中介公司营收情况显分化,但净利润多呈现下行趋势。

近期,保险机构进入2018 年报集中披露阶段,新三板挂牌公司中,已有7家保险中介公司相继披露。蓝鲸保险梳理发现,7家保险中介公司营收情况显分化,但净利润多呈现下行趋势。

业内专家对蓝鲸保险分析,营收情况与机构主营业务、业务获取方式存在差异有关,而净利润下滑主要基于2018年商车费改,车险业务利润摊薄等原因。目前,基于盈利模式的差异,已有保险中介公司向寿险业务转型,在业内看来,不失为布局方向,但需对盈利周期做好预估。

业内专家对蓝鲸保险分析,营收情况与机构主营业务、业务获取方式存在差异有关,而净利润下滑主要基于2018年商车费改,车险业务利润摊薄等原因。目前,基于盈利模式的差异,已有保险中介公司向寿险业务转型,在业内看来,不失为布局方向,但需对盈利周期做好预估。

唯一营收与净利润双双上行的,是辽宁汇安汽车保险销售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汇安保险退出互联网保险业务,同时加大线下车险业务布局。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其调整动作与自身股东的独特优势有关,尽管传统保险中介公司在线上并不具备流量优势,但并非要望而却步,关键在于满足消费者诉求,凸显专业优势。

唯一营收与净利润双双上行的,是辽宁汇安汽车保险销售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汇安保险退出互联网保险业务,同时加大线下车险业务布局。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其调整动作与自身股东的独特优势有关,尽管传统保险中介公司在线上并不具备流量优势,但并非要望而却步,关键在于满足消费者诉求,凸显专业优势。

营收表现分化,德晟保险、润生保险收入腰斩

营收表现分化,德晟保险、润生保险收入腰斩

首先从营收来看,广东德晟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山东润生保险代理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营收均出现同比“腰斩”的窘境。

首先从营收来看,广东德晟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山东润生保险代理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营收均出现同比“腰斩”的窘境。

德晟保险2018年实现1535.76万元营业收入,同比缩减51.89%。其中保险经纪业务实现收入1523.36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99.19%,同比缩减49%,直接影响德晟保险营收的腰斩。润生保险2018年营收实现5447.06万元,减幅为48.97%。

德晟保险2018年实现1535.76万元营业收入,同比缩减51.89%。其中保险经纪业务实现收入1523.36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99.19%,同比缩减49%,直接影响德晟保险营收的腰斩。润生保险2018年营收实现5447.06万元,减幅为48.97%。

图片 1 两家保险中介公司营收的下滑,均涉及财险业务收入的缩水。德晟保险主要为营运车辆提供相关经纪服务,因为行业竞争及客户集中度较高,其车险业务收入出现下行;润生保险同时推进财险与寿险两条业务线,其中财险业务占比72.61%,其表示,传统财险业务人力成本较高,利润空间较薄,因此减少财险业务,导致营收下滑。

图片 2

山东润华保险代理股份有限公司、汇安保险与华成保险代理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营收情况则与上年基本持平,分别增加6.37%、6.70%与0.42%。上述三家保险中介机构,主营业务均集中于车险。

两家保险中介公司营收的下滑,均涉及财险业务收入的缩水。德晟保险主要为营运车辆提供相关经纪服务,因为行业竞争及客户集中度较高,其车险业务收入出现下行;润生保险同时推进财险与寿险两条业务线,其中财险业务占比72.61%,其表示,传统财险业务人力成本较高,利润空间较薄,因此减少财险业务,导致营收下滑。

正迅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营收则出现103.12%的涨幅,据其介绍,主要是因其增设分公司与营业部,同时开拓互联网保险业务等原因;以代理销售车险产品为主要收入来源的鼎宏保险销售股份有限公司,延展汽车保险公估、车管家、汽车后市场服务等业务,营收在2018年实现同比23.38%的增幅。

山东润华保险代理股份有限公司、汇安保险与华成保险代理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营收情况则与上年基本持平,分别增加6.37%、6.70%与0.42%。上述三家保险中介机构,主营业务均集中于车险。

“保险中介公司营收出现变化,涉及多种因素”,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道,“对于主营财险业务的机构而言,汽车行业发展、车险市场竞争环境等成为主要影响因素,从公司角度来看,客户集中度与粘性均相对较高,因此分支机构的设立,销售队伍的变化均会对营收有所影响”。

正迅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营收则出现103.12%的涨幅,据其介绍,主要是因其增设分公司与营业部,同时开拓互联网保险业务等原因;以代理销售车险产品为主要收入来源的鼎宏保险销售股份有限公司,延展汽车保险公估、车管家、汽车后市场服务等业务,营收在2018年实现同比23.38%的增幅。

“对于主营人身险的保险中介公司而言,主要影响因素则在于渠道,即线下销售队伍的数量、成熟度,以及向线上销售平台的引流”,该人士进一步分析称。

“保险中介公司营收出现变化,涉及多种因素“,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道,”对于主营财险业务的机构而言,汽车行业发展、车险市场竞争环境等成为主要影响因素,从公司角度来看,客户集中度与粘性均相对较高,因此分支机构的设立,销售队伍的变化均会对营收有所影响”。

“业务获取方式也是保险中介公司营收情况的决定因素”,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向蓝鲸保险分析道,“部分公司背靠股东业务,营收相对稳定;也有部分机构进行销售平台的搭建,具有业务发展周期,前期会存在营收偏低的现象”。

“对于主营人身险的保险中介公司而言,主要影响因素则在于渠道,即线下销售队伍的数量、成熟度,以及向线上销售平台的引流”,该人士进一步分析称。

6家公司净利润同比下行,业务结构或为盈利关键

“业务获取方式也是保险中介公司营收情况的决定因素”,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向蓝鲸保险分析道,“部分公司背靠股东业务,营收相对稳定;也有部分机构进行销售平台的搭建,具有业务发展周期,前期会存在营收偏低的现象”。

不同于营收表现各异的现象,7家保险中介公司净利润情况整体表现不佳,其中6家均在2018年出现净利润下滑的现象。

6家公司净利润同比下行,业务结构或为盈利关键

图片 3 具体来看,润生保险由盈转亏,2018年亏损3.55万元,与上年相比,减幅达到101.08%;德晟保险不仅营收出现腰折,盈利情况更不乐观,在2018年实现968.14万元净利润,同比缩减55.82%,扣非净利润为458.3万元,缩减比例达到78.12%,接近8成。

不同于营收表现各异的现象,7家保险中介公司净利润情况整体表现不佳,其中6家均在2018年出现净利润下滑的现象。

润华保险与华成保险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3227.08万、2242.38万元,同比分别下滑39.92%、39.22%,降幅均接近4成;鼎宏保险净利润实现1413.98万元,同比减幅约为15%;在2018年实现营收翻倍的正迅保险,净利润却出现下行,减幅为13.04%。

图片 4

据蓝鲸保险了解,截止2018年末,全国性保险代理公司共有240家,区域性保险代理公司1550家,保险经纪公司499家。2018年保险中介渠道实现保费收入3.37万亿,同比增长25.57%,占全国总保费收入的87.49%。保险中介行业整体向好的状态下,为何却出现难以盈利的现状?

具体来看,润生保险由盈转亏,2018年亏损3.55万元,与上年相比,减幅达到101.08%;德晟保险不仅营收出现腰折,盈利情况更不乐观,在2018年实现968.14万元净利润,同比缩减55.82%,扣非净利润为458.3万元,缩减比例达到78.12%,接近8成。

“保险中介行业中,大部分公司处于微利甚至是亏损的状态,尤其是以车险业务为主的保险中介机构。2018年,在行业强化自律以及‘报行合一’的行业背景下,保险中介销售车险的优势削弱,代理人佣金进一步缩减,人员成本过高,导致保险中介机构净利润下滑”,多位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介绍道。

润华保险与华成保险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3227.08万、2242.38万元,同比分别下滑39.92%、39.22%,降幅均接近4成;鼎宏保险净利润实现1413.98万元,同比减幅约为15%;在2018年实现营收翻倍的正迅保险,净利润却出现下行,减幅为13.04%。

收入缩减的同时,成本也在增加,保险业内人士王立刚指出,“2017年下半年开始,保险中介机构加大线下销售渠道的建设,进行人才培养,‘见效’还需时间。此外,2018年银保监会合并,监管转型,不少保险中介公司在此期间增设分支机构,扩大线下业务布局,同样导致支出增加”。

据蓝鲸保险了解,截止2018年末,全国性保险代理公司共有240家,区域性保险代理公司1550家,保险经纪公司499家。2018年保险中介渠道实现保费收入3.37万亿,同比增长25.57%,占全国总保费收入的87.49%。保险中介行业整体向好的状态下,为何却出现难以盈利的现状?

以正迅保险为例,2018年分别设立湖北、江西分公司,在广东省增设两家营业部,基于此,正迅保险所需业务备用金大幅增加;润生保险在2018年出现亏损,据其介绍,正是因为其增设分公司所需租金等费用,以及新公司业务员培训等费用增加所致。

“保险中介行业中,大部分公司处于微利甚至是亏损的状态,尤其是以车险业务为主的保险中介机构。2018年,在行业强化自律以及‘报行合一’的行业背景下,保险中介销售车险的优势削弱,代理人佣金进一步缩减,人员成本过高,导致保险中介机构净利润下滑”,多位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介绍道。

此外,蓝鲸保险注意到,在多数保险中介公司主打车险业务的背景下,也有机构选择对业务结构进行调整,如润生保险,在2018年大幅度缩减财险业务,加大寿险销售渠道,开设分公司支持并加强代理人培训。

收入缩减的同时,成本也在增加,保险业内人士王立刚指出,“2017年下半年开始,保险中介机构加大线下销售渠道的建设,进行人才培养,‘见效’还需时间。此外,2018年银保监会合并,监管转型,不少保险中介公司在此期间增设分支机构,扩大线下业务布局,同样导致支出增加”。

这与两种业务的盈利模式有关,财险产品一般期限较短,多为一年期,保单到期后,投保人需购买新的保险产品,盈利能力受公司销售服务能力与市场平均代理费比率影响;而寿险产品存续期较长,多为期交产品,保险公司为保险中介公司支付的代理费也会逐年支付,帮助保险中介公司获得持续性营收。

以正迅保险为例,2018年分别设立湖北、江西分公司,在广东省增设两家营业部,基于此,正迅保险所需业务备用金大幅增加;润生保险在2018年出现亏损,据其介绍,正是因为其增设分公司所需租金等费用,以及新公司业务员培训等费用增加所致。

“业务结构对于净利润情况有直接影响,车险业务此前的盈利空间在于高手续费,现在手续费逐步打薄,相比之下,长期寿险业务的手续费偏高,保险中介公司转向寿险发展不失为一种业务布局方向”,王立刚预估到道。

此外,蓝鲸保险注意到,在多数保险中介公司主打车险业务的背景下,也有机构选择对业务结构进行调整,如润生保险,在2018年大幅度缩减财险业务,加大寿险销售渠道,开设分公司支持并加强代理人培训。

“但也不可操之过急,主打车险业务的公司必然已经积累一定的渠道优势与经验,可以在原有车险业务稳定的基础上,稳健发展寿险代理人业务。而拓展寿险业务需要一定的周期,机构应做好与股东层的前期沟通、资金的储备,合规的进行人才的培养和渠道打通”,王立刚进一步补充道。

这与两种业务的盈利模式有关,财险产品一般期限较短,多为一年期,保单到期后,投保人需购买新的保险产品,盈利能力受公司销售服务能力与市场平均代理费比率影响;而寿险产品存续期较长,多为期交产品,保险公司为保险中介公司支付的代理费也会逐年支付,帮助保险中介公司获得持续性营收。

汇安保险营收净利润双上行,依托股东优势调整战略

“业务结构对于净利润情况有直接影响,车险业务此前的盈利空间在于高手续费,现在手续费逐步打薄,相比之下,长期寿险业务的手续费偏高,保险中介公司转向寿险发展不失为一种业务布局方向”,王立刚预估到道。

值得关注的是,在7家保险中介公司中,仅有汇安保险一家实现营收和净利润的双双上行。据蓝鲸保险了解,成立于2012年的汇安保险,控股股东为沈阳大众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达到84%,主营车险业务。

“但也不可操之过急,主打车险业务的公司必然已经积累一定的渠道优势与经验,可以在原有车险业务稳定的基础上,稳健发展寿险代理人业务。而拓展寿险业务需要一定的周期,机构应做好与股东层的前期沟通、资金的储备,合规的进行人才的培养和渠道打通”,王立刚进一步补充道。

2018年,汇安保险实现7788.46万元营收,同比增加6.7%,净利润实现1544.99万元,增幅为67.48%,扣非净利润为1493.96万,也实现约62%的增幅。

汇安保险营收净利润双上行,依托股东优势调整战略

对于营收与净利润的双增长,汇安保险在年报中表示,主要因为暂时退出互联网保险业务。据蓝鲸保险了解,2018年10月,汇安保险将旗下沈阳为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股权全部转让给沈阳大众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作价962.7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在7家保险中介公司中,仅有汇安保险一家实现营收和净利润的双双上行。据蓝鲸保险了解,成立于2012年的汇安保险,控股股东为沈阳大众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达到84%,主营车险业务。

最初,为为网络保险设立,主营业务为运营互联网保险app软件,但因未达预期,2017年10月,软件下线,为为网络暂停业务。通过对互联网保险业务的暂停与转让,汇安保险净利润出现明显上行。

2018年,汇安保险实现7788.46万元营收,同比增加6.7%,净利润实现1544.99万元,增幅为67.48%,扣非净利润为1493.96万,也实现约62%的增幅。

“近两年,多家互联网巨头布局保险中介业务,独具流量优势,传统保险中介公司想要开拓线上渠道,需要前期大量投入进行引流,竞争压力较大”,对于汇安保险在互联网保险市场“激流勇退”的行为,王立刚分析道。

对于营收与净利润的双增长,汇安保险在年报中表示,主要因为暂时退出互联网保险业务。据蓝鲸保险了解,2018年10月,汇安保险将旗下沈阳为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股权全部转让给沈阳大众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作价962.7万元。

缩减线上业务的同时,汇安保险在加大线下布局,年报显示,其与下游4s店加大客户促销策略,加大相关服务的促销力度,更进一步,进行渠道外拓,与汽车产业公司合作。

最初,为为网络保险设立,主营业务为运营互联网保险app软件,但因未达预期,2017年10月,软件下线,为为网络暂停业务。通过对互联网保险业务的暂停与转让,汇安保险净利润出现明显上行。

“汇安保险的控股股东拥有较多4s店,依托股东资源,汇安保险开展保险业务,易于实现盈利”,张明明向蓝鲸保险分析称。“车险为低频次产品,网络销售占比较小,加之通过4s店销售保险主要面向新车,不适宜网络销售,汇安保险能够实现盈利,并且剔除线上业务,具有特定原因”。

“近两年,多家互联网巨头布局保险中介业务,独具流量优势,传统保险中介公司想要开拓线上渠道,需要前期大量投入进行引流,竞争压力较大”,对于汇安保险在互联网保险市场“激流勇退”的行为,王立刚分析道。

但这并不意味着取消线上业务,着力布局线下渠道是保险中介的唯一战略,“消费者对于车险业务相对比较熟悉,线上购买、出单均较为便捷,保险中介公司有必要扩展线上渠道,根据自身背景与战略定位进行调整”,王立刚强调道。

缩减线上业务的同时,汇安保险在加大线下布局,年报显示,其与下游4s店加大客户促销策略,加大相关服务的促销力度,更进一步,进行渠道外拓,与汽车产业公司合作。

“关键在于专业性的体现,作为保险中介公司,如何满足消费者的诉求,为其提供优质的服务,才是竞争力的决定因素”,徐昱琛补充道。

“汇安保险的控股股东拥有较多4s店,依托股东资源,汇安保险开展保险业务,易于实现盈利”,张明明向蓝鲸保险分析称。“车险为低频次产品,网络销售占比较小,加之通过4s店销售保险主要面向新车,不适宜网络销售,汇安保险能够实现盈利,并且剔除线上业务,具有特定原因”。

但这并不意味着取消线上业务,着力布局线下渠道是保险中介的唯一战略,“消费者对于车险业务相对比较熟悉,线上购买、出单均较为便捷,保险中介公司有必要扩展线上渠道,根据自身背景与战略定位进行调整”,王立刚强调道。

“关键在于专业性的体现,作为保险中介公司,如何满足消费者的诉求,为其提供优质的服务,才是竞争力的决定因素”,徐昱琛补充道。(蓝鲸保险 石雨 shiyu@lanjinger.com)